地情探秘第三期:广西元宝山真地有野人吗?


何善传

 

今天讲的是野人,而野人的说法并不是空虚来风,而是实实在在的有证明和根据的。

先让我们来看一组照片

 

这是野人的生活状态

 

这是疑似野人的脚印石膏模型

 

这是野人的影像

究竟是荒野怪物,还是人类近亲?

    关于野人的传说一直扑朔迷离,仅在中国就有好几个地方有野人目击的传闻,在广西的元宝山也有人发现了野人的踪迹。那么,在元宝山发现的“野人”是否真的就是野人呢?

首先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广西野人传说的历史记载  

关于广西“野人”的记载很早就出现在史籍和地方志。

自建国以来,报道过此类文章的首先是著名科学家裴文中、吴汝康等人在谈西藏“雪人”考察的文章中提到广西大明山有“野人”的传说。

 时间追溯到1981年秋, 考古工作者在柳州地区进行文物普查时,对融水苗族自治县元宝山一带“野人”活动的情况作了调查,并对在1980年春节期间,用捕兽铁锚夹住一个小“野人”的瑶族同胞卜小球作了专题采访。

  同年10月,广西日报连载了元宝山“人熊”之谜一文,正式将元宝山存在“野人”(即“人熊”)的问题作了详细披露。

自此以后,融水元宝山有“野人”的猜测,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

那么,讲述了这么多关于野人的历史故事,究竟在现实生活中,野人与我们人类有什么区别所在,而它是否还有别的称号?

“野人”,广西又叫“人熊”也称“山鬼"。它实际上是灵长类(包括人类和所有猿猴)中可能比现存的三种大猿(猩猩、黑猩猩、大猩猩)更为高级和更为接近人类的一种动物。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材料,“野人"无尾、直立行走、比人高大、大脚、头发特别长。

元宝山作为野人常出没的地方,它的地理特征是不是跟我们平常在电视上看的科幻片一样,是一片原始神秘的森林地带。带着这个问题,让我们来思考一下,在实际中是不是跟电影描述的一样呢?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元宝山作为融水第一高山,广西第三山。位于县境中部,坐落在安太、香粉、安陲、白云、红水等乡之间。北始林五坳,南濒金兰河,东至吉曼村、西临元宝河,方圆3901公顷。有白虎顶,兰坪峰,元宝峰和无名峰四大主峰。元宝山矿藏和森林资源丰富,是一座天然的大型动物、植物园和中药圃。境内林木茂密,树种繁多.山四周聚居着苗、瑶、侗等少数民族。海拔1300米以上,便是连绵起伏的原始森林。古木参天,奇花异草,鸟啼猿啸,飞瀑轰鸣,真有与电影中描述的神秘森林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之处。

   广西柳州市融水县元宝山附近盛传野人出没。它,究竟是荒野怪物?还是人类近亲?

目击者说,它披着长毛,有着宽大脚掌,生活在远离人群的崇山密林中,却常常到附近的村寨活动,它曾潜入护林员的木屋翻找食物,还曾掳走当地村民狂奔一天一夜。

关于广西元宝山“野人”的报道,最离奇的莫过于融水县红水乡良双村村民贾志现被“野人”抓走的事件

在1993年8月的一天,贾志现到山里去割草,快到中午时,“我突然听见什么东西响了一下,然后,就有点迷迷糊糊了,只看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形的动物,其中一个拉起我的手,一路飞奔起来,走了一天一夜,穿过了不少村寨,我挣不脱,也喊不出来,别人也看不到我们。”

在贾志现的描述中,“野人”个子不高,嘴比较宽,还戴着礼帽。

贾志现说,被“野人”掳走后他一直想办法逃脱,后来野人就把他丢在了山上。第二天傍晚他独自回了家。

采访贾志现的记者发现他的诉说中,存在着太多不合理。他的妻子也说,贾志现是出去了十天才回来的,并非失踪了一天一夜,他回来后时常胡言乱语。

据目击者贾志现看见的野人有着太多不合理的地方,参考的可信度究竟可不可靠呢?由此,我们请教了专家来调查!

考察研究中国野人40余年的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周国兴教授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调查中发现,贾志现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中,“他说的没有具体形象,描述出来,像神话的东西,失去了野人目击者的基本的要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贾志现声称被“野人”掳走后,附近的培秀村又有人声称遇到了“野人”。

1993年10月12日,护林员何任权刚走出所住木屋,看到在距离他十米左右的地方,一个高大人形动物向他走来,它脸色较红,毛是棕红色的,人不像人,熊不像熊。“它转过头来看我,笑眯眯的,它抓着竹枝,手好长,叫了一声,吓得我进了小屋。”

护林员何玉周与何任权有同样遭遇。1992年10月20日,何玉周外出回来看到了一个怪物在他木屋里翻找食物,他吓得躲进另一个房间。透过门缝,他看见,那个怪物嘴巴大大的,笑起来脸上有好多皱纹,胳膊长过膝盖,毛发很长。“野人”在屋里呆了10多分钟后才离去。

在这一件件的事情的背后,专家要如何来判断考察,目击者他们口中所说的野人真相

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周国兴注意到,在两位护林员对野人的描述中有一个细节——“野人”会笑,毛发是棕红色的。根据柳州早些年发现的红毛猩猩牙齿化石推断,广西曾存活过红毛猩猩。

调查组辨认发现,红毛猩猩形态与目击者对“野人”的描述有很多相同处。比如,目击者描述的“野人”多是弯腰行走,单独出现,出现时间短暂,这与红毛猩猩习性相似,古人类学家由此推断,“野人”也许是消失了近一万年的亚洲红毛猩猩。但也有专家指出,红毛猩猩不能长时间直立行走,不会是站了10多分钟的“野人”。另外,在对元宝山地区野生动物进行考察后,调查组没有发现任何红毛猩猩个体活动的证据。 

两位护林员的遭遇,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广西《柳州日报》、上海《新民晚报》等媒体组织了一批记者和专家到此地展开过一次较大规模的科学考察。

那是在1994年4月初,参加了那次科考的《柳州日报》编辑部主任马宏威拿出当年的报纸,说起了那次经历。

4月4日,他们夜宿在兰坪峰仙人山坳一个木板楼里。夜里,队员们突然听到一种异常的声音,“那是一种踩踏的‘咚咚’声,我们还感到木楼有轻微的摇晃。”就在马宏威他们决心抓野人时,怪声消失了,他们冲出门外,只看到黑乎乎的山林。

意外发现神秘的脚印,究竟是不是野人留下来的,如果不是那它会是什么,这一切切谜团的背后,真相又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他们分头去寻找“野人”留下的痕迹,在一个小土坡上,他们看到了一个脚印。那个脚印长36厘米,轮廓看起来像人的脚印,但上半部远比正常人的脚印宽,考察队队员怀疑这是“野人”脚印,并拍了下来。 等周国兴看到这个大脚印照片时颇感意外,“其他动物能否走出这样的脚印”,在柳州动物园,一头黑熊走了两圈后,一个意外的情况引起了央视调查组的注意。黑熊的脚印与马宏威他们拍的大脚印非常相似。据悉,熊在行走时,后掌搭在前掌上,就会踩出这样的脚印。调查组怀疑,大脚印极可能是黑熊留下来的。

与此同时,胡学迅采集的脚印到底是什么留下的?

在当年的考察中,《柳州日报》摄影记者胡学迅在科考队大本营也发现了一个长为28厘米的脚印。这个脚印还引起了美国体质人类学专家、大脚怪研究专家克兰茨的注意。他收集的幼年巨猿的脚印和这个脚印类似,他由此认为元宝山地区可能还残存着巨猿,“野人”就是巨猿。 周国兴按照当地发现的巨猿牙齿化石进行了巨猿头颅的复原。但复原的巨猿头颅与目击者看到的生物头颅差距很大,这说明这里的“野人”与巨猿相距甚远。而专家在对元宝山及周边地区做进一步调查后,认为巨猿很早就在广西灭绝了。 专家分析,那个脚,长28厘米的生物,身高约是180厘米,与正常人差不多。周国兴怀疑这个脚印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在这些考查中,大脚怪、野人是否存在,而这一切的结果,是不是在诉说着野人真的存在。


69%的科学家认为它们纯属子虚乌有。因为,化石证据没有,活体证据没有,死的个体也没找到过。野人只是传闻吗,许多人不愿相信这一点,以至于现在元宝山众多的目击证词,似乎都在说,在深山密林间真有一种奇异的精灵。

综上所述,元宝山到底有没有野人,如果没有,那这么多人见到的“野人”那又是什么呢,对于元宝山是否有野人,众说纷纭,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元宝山野人之谜仍有待我们去探索发现。


本网声明: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请勿转载。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三十日内与本网联系。

                                                                    

Powered by AKCMS